【以案说法】债务人的唯一住房真的不能被强制

时间:2019-09-05

  

【以案说法】债务人的唯一住房真的不能被强制执行吗

  2017年3月24日,因杨某、王某未履行生效裁判,肖某向法院申请执行。法院作出执行裁定书,裁定拍卖杨某名下的新城花园学府苑101-602房产(该房产为杨某、王某的唯一住房)。之后,杨某、王某提出执行异议,被法院裁定驳回。

  同意参照当地房屋租赁市场平均租金标准从该房屋的变价款中扣除五至八年租金的,人民法院对被执行人提出的执行异议不予支持。在该案中,申请执行人肖某同意从该房屋的变价款中扣除五至八年租金,所以杨某、王某的执行异议不能阻却拍卖案涉房屋的执行行为。

  扣除五至八年租金的,被执行人及所扶养家属维持生活必需的居住房屋也可以被执行。在本文案例中,尽管该房屋是杨某、王某的唯一住房,但是申请执行人肖某同意从该房屋的变价款中扣除五至八年租金,最后法院裁定拍卖该案涉房屋。3

  (2)2015年最高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20条作出了更加宽松的规定,即如果申请执行人按照当地廉租住房保障面积标准为被执行人及所扶养家属提供居住房屋

  我们律师在日常接待法律咨询时,常常会被问到:“债务人名下只有一套住房,能不能强制执行?”对于这个问题,债权人很关心,因为住房的价值都是比较大的,如果可以执行唯一住房,将有助于债权的实现。同时,债务人也很关心,因为如果执行其唯一住房,其与家人可能会没有地方住。不知从何时开始,似乎很多人都认为“唯一住房不能被强制执行”,债权人不禁为此忧虑,而债务人却怀揣着几分侥幸。

  2014至2015年间,杨某、王某向肖某借款合计220000元,杨某以其名下的新城花园学府苑101-602房产提供抵押。之后,肖某多次催讨,但杨某、王某没有归还。2016年11月11日,肖某向法院起诉。2016年12月28日,法院作出判决,要求杨某、王某归还借款220000元并支付利息,肖某对杨某所有的新城花园学府苑101-602房屋在抵押债权220000元范围内享有优先受偿权。

  生活所必需的房屋和生活用品,人民法院根据申请执行人的申请,在保障被执行人及其所扶养家属最低生活标准所必需的居住房屋和普通生活必需品后,可予以执行。那么,如何判断是否“超过生活所必需”?浙江省高院《关于执行程序中执行“一处住房”相关问题的解答》表示:(1)住房面积超过80平方米,或住房面积虽然不到80平方米、但超过被执行人及其所扶养家属维持最低生活标准所必需(按当地廉租住房保障相关规定)的住房面积50%以上的;(2)被执行人及其所扶养的家属共同居住的住房面积超过60平方米,且房屋单价高于当地住房均价的50%以上的。

  法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20条规定,对唯一一套住房的执行,被执行人以执行标的系本人及所扶养家属维持生活必需的居住房屋为由提出异议的,申请执行人如果

  根据浙江省高院于2014年作出的《关于执行程序中执行 “一处住房”相关问题的解答》,是指被执行人及其所扶养家属生活的唯一居住房屋,目前

  通过大量案例检索,笔者注意到,全国多地法院都有执行唯一住房的做法,所以“唯一住房不能被强制执行”之说是不符合司法实践的。那么,执行的依据是什么?主要是2004年最高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的规定》和2015年最高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

  笔者撰写本文,一方面是想澄清“唯一住房不能被强制执行”的认识误区,这或许能给债权人带来一些信心,或许也会让部分债务人感到不安;另一方面更是要重申

  诚信原则,秉持诚实,恪守承诺,当债务在身时,希望能积极面对,而不是通过转移财产等方式逃避它,毕竟法院的执行力度将会越来越大。

  (1)2004年最高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的规定》第7条规定,对于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澳门百家乐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