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队两次回传评价竟截然相反这正是中国足球

时间:2019-08-21

  这一点与马加特不谋而合,马加特正好对球队某些位置的球员表现不满意,长谷部诚复出之后他立即将他放在右边后卫的位置上,并最终取得了很大的成功。倘若长谷部诚没有能够踢多个位置的觉悟和极强的战术执行能力,在当时那支好手如云的沃尔夫斯堡中,日本队长是绝对不可能踢上比赛的。

  能够在关键时刻依旧淡定回传再组织进攻,这不但与队员们的能力有关系,战术执行力也是极其关键的因素。如果队员们在最后的关键时刻无法统一思想,贯彻教练员的意图,想必也不会有这种情况出现。

  随着比利时人开始急躁,日本队终于在下半场一开始找到了机会,原口元气和乾贵士连续破门,为日本队建立了领先优势。赛后很多人觉得这个时候日本队完全可以采取龟缩死守和倒地卧草的拖延战术,结果可能会完全不同。

  每当日本、韩国面对强劲对手的时候,总会在赛前表态势必全力以赴战胜对手,这在中国球迷的眼中看来是可笑而又自大的。但这种“自大与狂妄”是足球这项竞技体育中十分需要的。为什么要打引号?

  技术实力和战术执行力本身是需要球员在基本功和对于足球理解的方面进行升华的地方,我们的足球与邻国在这方面差距已经相当巨大,短时间是不可能追上的。但在精神力,或者说是自信心和必胜的信念这一方面,中国球员依然不足。

  日本队能够在不被人们看好的情况下险些掀翻比利时,是靠着技术实力、战术执行力、强大的精神力,这3点来实现的。也许亚洲人在身体对抗上有着巨大的劣势,但日本球员却用上述3种东西最大程度上弥补了自己的劣势,尤其这还是一个非常强调身体对抗的时代。可惜的是,这几个特点我们的中国球员都不具备。

  回传的目的有很多种,而日本队这一次的目的是为了能够找机会再发起进攻。比利时打进第2个进球的时间已经很晚,比赛时间不多了。日本队员们的体能已经到了极限,这种情况下即使拖入加时赛,被对手打败也可能是大概率事件,但他们依旧在耐心的寻找着机会。他们之所以这么做正是因为主帅西野朗的安排。

  每当提到日本和韩国的足球,中国球迷最喜欢也最乐于和中国足球进行比较。但事实上,这样一场比赛告诉我们,中国足球和日本足球早已经不在一个层次上了。

  因为这不是目空一切的真“自大”,而是球员即便处在困境中依然敢于挑战自我,不畏强敌的一种战斗精神表现。球迷们看球的时候希望球队去战斗,不正是因为可以从这种战斗精神中获得最大的精神满足吗?中国球员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得最频繁的话就是“一场一场拼吧”,很少有人会表达必胜的信念。遇弱旅尚且可以凭借硬实力过关,但一旦碰到强敌或者硬仗,这种并不自信的发言首先就让自己在心理上觉得希望渺茫。

  要知道当时他在右后卫的竞争对手是2006年意大利队夺取世界杯冠军的后卫扎卡尔多。除此之外,香川真司在去往曼联踢球期间,他被教练安排在了与自己在多特蒙德时期不同的位置上,但在弗格森手下,他还是发挥出了非常不错的水准。

  日本队倒脚进16强之后,很多人都想到了武磊在12强赛对叙利亚中的那脚无厘头射门,最终导致被“绝平”,也许他在那个时候选择一种稳妥的办法就会收获更好的结果。并非是要批判武磊,他的那种选择也不能说是错的,但以中国队的能力和对于比赛的掌控力,当时选择一种拖延比赛的方式也许会更好一些。

  比赛开始之后,确实在按照西野朗的设想进行着,日本队虽然被比利时压制在自己的半场,但他们却总能够在断下球之后一次又一次的组织起有效的反击。日本队本次世界杯的进攻效率极高,也可以很好地衬托出这一点。

  世界杯前,日本队已经为自己设定了目标,打入16强。所以小组赛第三场的“苟”,完全是为了出线强,完成目标之后,日本队需要打出一场荡气回肠的比赛来证明自己,而比利时也被他们认为是有可能战胜的。人们选择性的忽略了日本队在历史上面对“欧洲红魔”成绩占优的事实,就在去年11月的热身赛,比利时也仅仅1球小胜当时已经乱成一锅粥的“蓝武士”。西野朗抓住了这个点,他知道压力全部在对手那一边。而弟子们只需要做好自己,就可能创造奇迹。

  当然,我们不能否认各国之间文化差异导致球员的性格差异,但这并非核心关键。我们的教练员在球员小的时候可能就没有给他们灌输必胜的信念,再加上中国足球贫弱的表现,自信心又从何而来呢?所以,从以上几个方面来看,中日足球不在一个层面的论调,一点也不为过。20多年前,日本视中国足球为老大哥。如今,中国足球要想追上近邻,恐怕一个20年都不够用吧。

  除了战术执行力,其实队员们之所以敢这样做是因为他们有着必胜的信念,即便球队已经极其被动,即便场上局势再不利于自己,他们的心中想的也是能够战胜对手。勇气是发自内心的自信所带来的,只有这样才能够让自己更加勇敢面对所有困难。

  2008-09赛季已经进行到了最后阶段,长谷部诚却因为伤病不得不去接受治疗,他在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纠结之后决定接受手术。这一切马加特都看在眼里,德国大帅很欣赏这名日本球员,想让他在复出之后能够更好地服务球队。长谷部诚除了能够踢边前卫之外,后腰与边后卫他也十分愿意尝试,球员自己的想法很简单,想要通过自己的多能来获得更多比赛机会。

  小组赛末轮,日本0比1落后波兰,最后10分钟利用回传倒脚,保住分差不再扩大,让自己成功晋级,被外界痛批;而在16进8的比赛中,日本遗憾输给比利时的这场经典大战,我们看到的还是回传,但人们的口风已经大不相同。

  但西野朗没有让队员们这么做,小组赛最后时刻谋求生存选择了一种并不十分“光明正大”的方式晋级,西野朗很清楚这一次,即便是被对手打穿、打爆,也绝不能再这样做。没有机会,那就回传再组织机会进攻,就是这样一点一点的推进,总会制造出属于自己的进攻机会。最后时刻的定位球和角球都是这样得来的,只不过运气太差,没有绝杀对手,反而被对手绝杀。

  日本队的情况略有不同,因为一旦进入到加时赛形势会更加不利,进攻成为了“唯一”的方式,即便是冒着被绝杀的风险,队员们依然按部就班地踢着属于自己的足球。这种临危不乱,敢于向前的精神,不由得令人佩服。

  这当然是因为他们对胜利的态度不同,与比利时的比赛,日本队员们不再是为了拖延时间,而是在被对手扳平之后如何重整旗鼓,寻求下一次进攻的机会。不过,两次回传,其实都是为了实现赛前的目标,也体现的都是同样的特点——出众的战术执行力,以及超强的自信心。而这,也正是中日足球在技术层面之外的巨大差距。

  日本球员向来非常努力且务实,在走出国门之后,吸收了先进的欧美足球理念,而听教练的话,有着较强的适应力和战术质执行力则是日本球员能够得到青睐的重要原因,这也是日本队能够踢出严密的整体足球的关键因素。这种战术执行能力可以通过长谷部诚自传《整理心境》中的一个小故事来诠释。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澳门百家乐官方网站